棋牌游戏新闻

杰克逊马丁内斯-高尔夫收藏与历史报道之62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(II)

1924年11月24日上海跑马场明信片1924年11月24日上海跑马场明信片

  文/邢文军,迈斯特(Christoph Meister)

  迈斯特先生是德国胡桃木高尔夫协会队长、高尔夫明信片和计分卡收藏家和历史学家,他的母亲1916年8月11日出生于北京,快50岁的时候爱上了高尔夫。为了纪念母亲,迈斯特多年来对中国的高尔夫历史作了比较系统的研究。迈斯特以外文资料为基础,探讨了高尔夫运动1950年之前的近80年间,在中国的发展历史,并将英文初稿发送给我。笔者对迈斯特的初稿作了审核,并在此基础上,通过中文和英文历史资料,作了进一步的分析和研究,研究结果将以我们两人的共同名义分期发表。

  有关高尔夫运动的起源,一些学者认为,中国的捶丸是高尔夫运动的鼻祖,苏格兰的现代高尔夫运动源自中国的捶丸。捶丸的著述很多,20世纪以来一些中外学者也发表了相关的研究和论文。起源于宋朝的捶丸,迄今已经有一千多年。这一宫廷游戏在球具和规则等方面,和现代高尔夫球十分相似。但是,作为一种使用棍棒击球的游戏,捶丸和历史上其他棍棒击球游戏一样,只能说是和现代高尔夫有相似之处。目前尚无足够的证据证明,捶丸和我们今天依然在积极参与的现代高尔夫运动,有任何直接的联系。因此,我们的研究不准备涉及或讨论捶丸,而是集中论述从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中期,源自苏格兰的现代高尔夫运动,在中国的发展历史。

  迈斯特和我希望能够以我们粗浅的研究,抛砖引玉,引起同样对中国高尔夫发展历史感兴趣的学者和球友的兴趣,和我们共享他们所掌握的历史素材,回顾、重述和弘扬现代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历史发展和文化。–编者

  根据1911年8月19日《北华捷报》的一篇长文报道,国际娱乐场(International Recreation Club)的赛马跑道在1911年6月份基本建成。赛马场中间依然没有开发,尚有几家住户尚未搬迁,土地上有一些树木、小溪和散落的坟头,地面不像跑马场球场那样平整,但有着一座林克斯球场的天然地貌。周边50到100码外的乡村土地也可能租下来,用来建设一座规模的18洞球场。不少洞有足够的长度,可以安排在开球后使用铜片球道木打第二杆。跑马场现有球场只有第9洞较长,新球场在长度上将大大改观。此外,新球场的果岭也将按照苏格兰林克斯的风格建造,长宽各为100英尺,对球员的推杆技术将是一个极大的考验。球场计划使用澳大利亚进口草种,预计最多18个月,新球场将可以对外开放,加上新建会所,不少人认为,新球场将成为中国的高尔夫之家。

江湾球场设计图(不成比例)江湾球场设计图(不成比例)

  到1912年9月,球场雏形已见,俱乐部球场委员会的成员已经在部分球洞试打,会所主建筑已起。球场前9洞长1,991码,后9长3,144码,总长5,135码,《北华捷报》1912年9月7日版的一篇文章给出了以下每个洞的长度:

江湾球场长度江湾球场长度

  在江湾球场建设之初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从苏格兰聘请了一位驻场职业球手,帮助管理和完成新球场的后期工作。最后选中的是理查德·格拉汉姆(Richard Graham)先生。格拉汉姆来自伦敦温布顿瑞因斯公园高尔夫俱乐部(1893-1925),在著名职业球手汤姆·玻尔(Tom Ball)手下担任助理。格拉汉姆1912年10月8日乘轮船抵达上海,到后便立即投入工作。他的球技高超,在跑马场9洞球场打出33杆,江湾球场打出78杆。但是在11月12日夜里,格拉汉姆在睡眠中由于心脏病突然去世,这位上海的第一位职业球手和教练在头一天还以33和35杆,打破了虹口高尔夫球场的记录,球场9洞的帕忌杆数为37。

 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发起人和“老兵”詹姆斯·菲利尔的儿子约翰·贝内特·菲利尔继承了父亲的高尔夫球艺,曾经五次赢得上海俱乐部锦标赛冠军和1924年中国业余公开赛冠军。1912年的上海锦标赛上,他不敌H.R。哈尼曼(Honeyman),获得亚军。当年3月15日出版的《插图高尔夫》(Golf Illustrated)杂志刊登了上海高尔夫俱乐部锦标赛的新闻,并刊登了比赛后参赛球员的合影,俱乐部约60名会员参加了比赛。哈尼曼和菲利尔分别坐在中间。

1912年上海俱乐部锦标赛合影1912年上海俱乐部锦标赛合影

  1912年12月7日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在江湾球场举办了午餐会,正式宣布球场对外开放,40位会员参加。午餐后,俱乐部主席代表100名会员正式开球,之后举办了四人四球赛。1913年4月19-20日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在江湾举办了第一次会长杯锦标赛,54名会员参加了36洞比杆赛,最高差点为12。

  1912年出版的《尼斯贝兹高尔夫指南》(Nisbets Golf Guide)列出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信息,当年注册会员736人,100人为女会员,球场为9洞。

Nisbets Golf Guide 1912Nisbets Golf Guide 1912

  1912年年底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聘请伦敦附近一所高尔夫俱乐部的萨缪尔·格林(Samuel Green),做驻场职业球手。格林的差点为3,是一位球场设计师,也是一位优秀的高尔夫教练,在上海任职期间培训了许多高尔夫爱好者。格林对于江湾球场的改进贡献了力量,并协助几家日本球场完成了球场的设计和建设。受一次大战的影响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十分缺乏球具,格林除了自己设法制作木杆外,还教授中国工人制作铁杆。十分遗憾,和他的前任一样,格林在1919年3月21日由于肺炎加感冒不治而谢世。

  上海高尔夫俱乐部自成立以来,始终只允许接受外国侨民入会。1923年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率先允许接受中国人为会员。根据《北华捷报》1923年4月21日报道,4月16日在上海联合俱乐部(Union Club)的一次晚宴上,上海的政要表示支持把高尔夫介绍给中国人的倡议。晚宴的目的有两个,一个是欢送施肇基(Alfred Sze)重返美国华盛顿担任中国公使;另一个是讨论当高尔夫在全球成为时髦的户外运动时,如何将它介绍给中国人。晚宴由中国商业银行董事总经理Fu Siao-en主持,出席宴会的中外人士有50余人,包括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董事会成员。宴会赞赏了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决定吸收中国公民入会。上海和松江国防委员会主任何丰林已经是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,他在晚宴发言说,虽然公务缠身,很难找到时间打球,但是他原意尽自己的力量支持和帮助俱乐部开展活动。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主席R.G。麦克唐纳(MacDonald)发言,阐述了俱乐部的发展,提出今后应该建设更多的球场,包括租界以外地区。在何将军的亲自支持下,他相信新球场会很快建立。

  1923年,江湾北部的万国体育场(武东路、武川路一带)决定建设一个18洞高尔夫球场。此时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会员已经扩大到1,100人,因此决定租用江湾的第二个18洞高尔夫球场。万国体育场始称江湾跑马厅,由华商叶贻铨、虞洽卿等于1908年集资建成,目的是和上海跑马场竞争。由于经营不善,跑马厅1910年开始吸引洋股东,请万国体育会管理,并最终将产权转让。新建球场最长的洞527码,最短的洞134码。球场于1926年建成,由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以年金1万墨西哥币租下。球场后来被日本人占领,改名江湾乡村俱乐部,但只存在了10年,1936年停业。

江湾跑马厅,左上角为高尔夫球场江湾跑马厅,左上角为高尔夫球场

  1924年5月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决定自当年10月开始,主办年度中国高尔夫公开赛,报名截止日期为10月15日,比赛将在10月19日或26日举办。应邀派选手参加公开赛的球场包括:虹桥、皇家香港、厦门、沈阳、天津、威海卫、爱德华港(威海卫)、汉口、南京、北京、青岛、福州、马尼拉、东京、横滨、神户和保土谷站高尔夫俱乐部。

1924年中国高尔夫公开赛1924年中国高尔夫公开赛

  1926年4月3日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投资的第三家球场—泗泾桥18洞高尔夫球场建成,并正式对外开放。这是两年前在联合俱乐部举办的晚宴之后,各方努力的结果。开幕式由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主席麦克唐纳主持,英国驻沪总领事卡宁汉和中外贵宾30余人出席。

  据1928年英国海军情报室发布的《主要外国港口名录》(Port Directory of the Principle Foreign Ports),上海跑马场的公共娱乐场和江湾球场被临时征用,作为皇家空军两个分队的机场。

1930年代上海跑马场高尔夫9洞示意图1930年代上海跑马场高尔夫9洞示意图

  据1930年6月26日《新加波自由报和商业广告》(Singapore Free Press and Mercantile Advertiser)的一篇报道,泗泾桥球场的球童以工资过低为由,举行了罢工。俱乐部的秘书长克兰姆(Colam)立即在会员中间发布了信息,要求会员自己背包打球,会员立即响应。 球童看到罢工没有任何效果,而且听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作出决定,由于球童罢工没有正当理由,将停止球童未来一周的工作,这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一周的工资。球童代表当天下午就找到球会负责人,提出无条件恢复工作。

  《插图高尔夫》(Golf Illustrated)杂志1930年11月刊,发表了署名沃尔特·布什勒(Walter Buechler)的一篇文章,题为“高尔夫在中国”(Golf in China)。文章说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对球童进行了培训,球童的服务上乘。俱乐部对于球童和前球童制定了相应的管理规则,其中包括不允许球童拿小费,凡是发现会员不遵守规定而给球童小费,会员将被罚暂停会籍,球童将被取消服务。球童的小费收入相当可观,甚至可以达到固定工资,因此他们对对这一规定极其不满,于是举行了罢工。俱乐部不得不雇佣妇女做临时球童。

  1932年,随着日本对华扩大武装冲突,上海的高尔夫球场一度成为战场。当年3月23日的《新加波自由报和商业广告》报道,江湾跑马厅高尔夫球场的会所在轰炸中被破坏,许多会员在冲突早期未能及时行动,球具被炸毁。

  1935年,《上海市导游》( Shanghai City Guide)中列出的江湾乡村俱乐部地址为:布恩路295号,日本俱乐部转交。这说明这个位于上海欧洲租界之外的高尔夫球场,已经由日本人占领。 《导游》列出的上海主要的高尔夫俱乐部如下:

  虹口公园虹口高尔夫俱乐部

  虹桥路和卢比康路虹桥高尔夫俱乐部

  虹桥路和卢比康路虹桥女子高尔夫俱乐部

  布恩路295号江湾乡村高尔夫俱乐部(日本俱乐部转)

  泗泾桥和江湾上海高尔夫俱乐部

1935 年《上海市导游》1935 年《上海市导游》

  1930年代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最早的9洞球场已经归属上海跑马场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不再使用该场地。跑马场球场对外开放,收费低廉,每到周末人满为患,当然以外侨为主。

1935年上海跑马场地图1935年上海跑马场地图

  1937年,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的地址是广东路20号,会员762位男士,181为女士。秘书长为退休海军少校J.B。 武列(Woolley)。下设泗泾桥18洞和江湾18洞球场。客人打球每天收费3元;周六周日5元。

1937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球员手册1937年上海高尔夫俱乐部球员手册
泗泾桥球场会所泗泾桥球场会所

  (致读者:迈斯特和作者经研究决定,为了更加系统和全面地研究和撰写有关1950年之前中国早期高尔夫的历史,暂停发表网络版相关系列文章。我们将全力加强研究和写作,编辑出版《中国大陆早期高尔夫历史1870-1950》一书。中文出版之后,将出版英文Early Golf in Mainland China 1870-1950。如需了解该书出版信息,敬请关注高尔夫传承博物馆网站(www.golfheritagemuseum.com)、“高尔夫传承博物馆”和“高尔夫收藏与历史”微信公众号。)